本站首页> 企业管理
《收购唐山开诚,中信重工跨界布局智能装备产业》读后思考
阅读: 次  资料来源: 沈烈初 发布时间: 2016/1/15

中国工业报刊载
《收购唐山开诚,中信重工跨界布局智能装备产业》读后思考

    昨日晚上看到中国工业报B2 版登载《收购唐山开诚中信重工跨界布局智能装备产业》,极为振奋,这是国企“混改”最好模式之一,值得重视,原机械工业部部分老领导正在研究重型行业,特别是“八大重机厂”的出路问题。一重、二重如何脱困,太重、东北重工( 沈重+ 沈矿)、大连重工( 大重+ 大起) 如何发展,天重己被阿尔斯通收购,上重还处在上海电气集团控股中。
    我认为:中信收购洛矿是成功的,这是国企重组的典范之一,值得重视,利用中信的优势,发展理念+ 资金+ 金融+ 开拓国际市场的能力,与洛矿的先进的矿山制造成套设备,水泥成套设备等制造能力联姻,实践证明大大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成为重型行业一面旗帜。
    现在中信重工收购“唐山开诚”,这个案例值得借鉴,也许是重型机械行业重组脱困模式之一。它不是“跨界”收购,是产业链的“延伸”,过去几年中信重工转型升级,首先发展了高压变频装置,有1000 套能力,不仅大大提高了矿山机械及其他重型机械装备等自动化水平,而且是节能所需,并为智能制造奠定了技术基础,这次收购“唐山开诚”这就变为“核心技术( 原洛矿的技术)+ 变频传动( 高压变频国内的领头羊利得华福仅有1000 台的生产能力,己被跨国公司施耐德用4 亿欧元全资收购)+ 智能控制( 含传感器)+ 特种、专用机器 人+ 成套服务”的经营模式的新业态。这为用户提供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装备,使用户可最快实现智能制造,即机械装备的两化融合,促进用户行业的两化深度融合,其意义十分重大,影响深远。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较长期考察研究了各种类型的许多机械制造企业的改制模式与成败原因,大概1998 年左右,最后在广东惠州调查了TCL 等一批国有大中型机械企业的改制情况。经过慎密的思考与反复比较,最终得出,国企改制应走“国有企业控股下( 可以绝对控般,也可以相对控股) 的混合所有制的模式,有条件的情况下,企业的重要人员或职工组成投资集团参股,以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国企改制与纯民营、私营企业不同,因为国企的职工流淌着企业主人翁的DNA,全部民营化、外资化,心理上很难接受。办企业还要不要依靠职工群众? 这一观点,当时我就向中央一位领导同志提出过我的建议。事实证明国企改制不得当,有时出现反复、偏差、甚至群访事件,都与这有关,不知我的观点对否?这也是我老伴戴月芳最关心的事情,前中国工业报总编杨青等同志撰写的《常开记忆》真实地记录了这一过程,“常熟开关厂”经历了八次改制,暴露了许多问题,涉及方方面面,因而从国退民进,全民营,最后又引进了30%的国有股。职工根据不同的岗位、业绩而浮动持股数量,这种新型的混合所有制也是群众的一种创造,适合当前的生产力水平,最后时任董事长唐春潮同志提出并经过职工代表大会一致通过“人退股退”,即:人退休,股权还给企业,以便给新来的职工,退还的股权变为现金给持股者,作为一笔养老金贴补之用。我老伴认为:从政治经济学上讲,没有剥削,职工人股只有分红权,没有所有权,她认为在政治经济学原理上讲,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种新模式,可惜没有得到上层政治经济学者的重视,但得到苗圩部长的首肯。
    我是用一个机械工业老干部的良心推荐给机械工业同仁们思考并研究,对机械工业企业是否有指导与借鉴意义? 但它绝不是唯一的模式,而且只是可以借鉴的“混改”模式,因为机械工业的企业结构,行业结构太复杂了,要一企一策。


请大家指教!
沈烈初
2015 年12 月29 日


梁国勇:中国正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
张杰:谈机械行业发展新模式
詹纯新:装备制造业升级需联合研发和成果共享
刘先明:借鉴精细管理工程,装备我国装备制造业
邹钢:技术革命是高效率低成本的关键